回主頁
查理九世16不死國的生命樹
目錄
位置: > 查理九世16不死國的生命樹 >

第十二章 意外回歸

“船王大人,醫院那邊傳來消息。”管家急急忙忙的走過來,臉上似乎還帶著喜悅。“怎么了?”亞瑟冷靜的問。“昨天夜里不知是誰把一個人放著了醫院門口,早上醫生檢查身份發現是唐少爺。”管家終于耐不住喜悅說。“什么?!唐曉翼找到了!”門口傳來墨多多的聲音。“笨蛋多多,聲音那么大干什么?不怕被發現嗎!”虎鯊的聲音也隨著傳來過來。“你們這群男生!”這顯然是婷婷的聲音。“多多....這樣....好嗎?”這一聽就是扶幽的聲音。“哎哎,你們輕點。”........這群孩子。亞瑟無奈的搖了搖頭隨著說:“進來吧。”亞瑟辦公室的門打開了,先是頭頂著一個大包的墨多多,再是生氣的虎鯊。后面是一臉無辜的婷婷和扶幽,緊隨著的是滿臉寫著“我們不該偷聽你們的談話”的查理、洛基、夢露、楊喵喵和寒涵。“多多,你們連夢露、寒涵和楊喵喵都扯上來了。”亞瑟驚訝的說。“亞瑟,管家不是說唐曉翼回來了嗎?他怎么樣?”堯婷婷一臉擔心的問。“你們去醫院看看曉翼,我這里還要和管家討論事情就不和你們一起去了。”亞瑟笑著說。

“唐曉翼…”墨多多望著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昏迷不醒的褐發少年。站在唐曉翼身邊的主治醫生抱歉的說:“對不起,小客人們。今天早上護士發現他時他發著高燒,身上中刀無數。雖然經過手術已經脫離危險了,能不能醒來就要看他的本事了。你們誰是一直呆在他身邊的,請來一下。”醫生看著病床旁邊的小伙伴們,小伙伴們像約好了似的,整齊的往后退了一步,留下洛基一個人【?】。

洛基乖乖的跟醫生出去了,著急的問:“你要說曉翼的病情嗎。”是的,這個孩子之前是不是得過漸凍癥?”醫生焦急的表情讓洛基感到不安。“是,是漸凍癥復發了嗎?”洛基如實回答。“你別著急,這個孩子的漸凍癥奇跡般的痊愈了。”洛基聽到這句話感覺輕松了不少。“但是,他體內有一種神秘的藥物,我們還沒有解藥應該是鬼影迷蹤自制的。我就擔心在這里。”“會有什么后果呢?”洛基的語氣比以前快了很多。“間隔昏倒。”還好,洛基總算松了一口氣。

唐曉翼,你快點醒來啊。墨多多在心里默默的祈禱。似乎是唐曉翼聽到了墨多多真誠的祈禱,原本皺起來的眉漸漸舒展開來,眼睫也微微的顫抖起來,手指也漸漸地動了起來。“醫生!”剛跟醫生談完話的洛基看見唐曉翼快要醒了,趕快叫住走了不遠的主治醫生。“這怎么可能呢?”醫生檢查后驚訝的說。“醫生,唐曉翼怎么了?”堯婷婷擔心的問。“今天早上剛剛進行手術,這么快醒來簡直是個奇跡。你們要注意他的飲食,不要讓他多活動。”醫生交代完幾句就一臉不可思議的走了出去。“曉翼,你沒事吧,醫生怎么說?”醫生走后管家領著亞瑟來到了唐曉翼的病房。原先病床上昏迷的少年剛剛完全蘇醒,正坐在床上不知在思考什么。“醫生讓曉翼不要下床活動。”洛基無奈的說。這孩子怎么可能會不活動,他可是閑不住的人啊!洛基和亞瑟同步在心里感嘆道。

“唐曉翼,你終于醒了”墨多多開心的對坐在床上的唐曉翼說。“小弟,你是誰?”唐曉翼卻還是一臉茫然。“曉翼,他們是dodo冒險隊,你是他們的引導者啊。”洛基擔心的說。本來喜悅的病房立刻變成死氣沉沉的。“哈哈哈……”突然,唐曉翼發出一陣爆笑,“洛基,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可啦?”唐曉翼的爆笑搞得周圍人一臉茫然。唉,這孩子果然還是喜歡惡作劇啊。洛基苦笑的想。“唐曉翼,你…你耍我們!”墨多多生氣的說。“誰叫你們那么笨。”唐曉翼懶洋洋的翻著眼皮。爆笑過后,唐曉翼又陷入的沉默,似乎在想憋在心里的問題該如何開口。“哎,亞瑟,你知道‘暗月計劃‘嗎?”坐在床上的唐曉翼突然問亞瑟。“‘暗月計劃’是鬼影迷蹤boss的一個恐怖的計劃,是利用雪山族的雪羽治愈的功能和雪山族公主和王子尊貴的血液。功能是使人擁有金剛不壞的身體和長生不老。”亞瑟似乎早就知道唐曉翼要問這個問題,早就搜集好資料一字不差的背了出來。“那鬼影迷蹤現在的基地在哪里?”唐曉翼問。“在郊區洛納鎮的廢舊的洛納醫院里。你不會想去救寒涵吧?”亞瑟說完后不確定的問。“你怎么知道?”唐曉翼無趣的問。“這次不許去,給我呆在醫院里接受治療。”亞瑟無奈的說。“是啊,唐曉翼你的身體才剛剛好,不要去了。”在旁邊當了那么久的電燈泡的dodo冒險隊齊聲說道。“不行,寒涵是因為我才被迫參加他們的計劃的。我一定要把寒涵救出來。”唐曉翼委婉【劃掉】毫不留情的拒絕了他們。“唉,亞瑟你干什么?”唐曉翼看見亞瑟把護士隨意放在桌子上的藏銀刀放著屜里,再從口袋里掏出一把鑰匙把屜反鎖起來,他急了馬上制止。“這樣以防你偷偷逃出去。”亞瑟笑著再把桌子上的資料小心翼翼的折疊好放進插滿薰衣草的花瓶里。這下真的沒轍了。唐曉翼無奈的望著天花板,要取出藏銀刀先要拆開亞瑟的鎖,要拿出關于洛納鎮的地理位置和相關資料先要取出薰衣草,薰衣草可是她最喜歡的花啊。曉翼,我們先走了。”亞瑟對躺在床上不知道在動什么鬼點子的唐曉翼說。“哦,亞瑟。”唐曉翼馬上反應過來。“不要再想著逃出醫院了,乖乖的養病吧。”亞瑟走到門口再次叮囑一遍。“亞瑟,我知道了”唐曉翼有些不耐煩的回答,其實內心還在想著怎么逃出亞瑟的私人醫院。

“茗夏,是我。晚上叫護士長和保安多派一些人在樓了巡邏,不要讓曉翼逃出來。”亞瑟似乎還不放心唐曉翼,到病房外面還很小心心打電話。“是,我知道了,船王。我馬上安排”對方明顯是位女生。

夜晚

唐曉翼苦笑著看著走廊里經過的一個個護士和戒備森嚴的大門。看來亞瑟是動真格了,想逃出去好難。唐曉翼無奈的邊想邊從枕頭套里取出前幾天就準備好的鐵絲。唐曉翼趴在床上,用拿著鐵絲右手去撬開屜。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唐曉翼的額頭上漸漸冒出了汗。雖然以前學過一點開鎖的技能,大西洋船王設置的鎖的防盜功能不容小覷啊。唐曉翼在心中吐槽道。“咔嚓!”屜發出了一陣清脆的響聲,

唐曉翼飛快的拿起屜的藏銀刀放著桌上,在回頭看看有沒有護士經過。一切萬無一失了,唐曉翼輕輕的走下病床,從衣柜了拿出被亞瑟放好的唐裝,再拿出藏在床底的繩子,最后還沒有忘記從插滿薰衣草的花瓶拿出關于洛納鎮的資料。唐曉翼站在薰衣草前說:“希燕,對不起……”

發現門外有一束燈光照來,唐曉翼迅速蹲了下來。直到白色的手電筒光遠離后,唐曉翼才敢輕輕拉開窗戶,把手中的繩子綁在窗臺上,像電視里的小偷一樣,順著繩子慢慢地爬了下來,落在醫院的草地上。

將繩子往外一扯,綁在窗臺上的結自動解開,唐曉翼熟練地收好繩子,把它扔到了一邊的草叢里。

站在醫院的墻前,唐曉翼嘴角一勾,雙手一撐,一個帥氣熟練的翻身,巧妙地避過了墻上裝的防護網,穩穩地落在了地上。這種事情唐曉翼不知做了多少遍了。

“滴滴!”一陣清脆的警報聲從唐曉翼的病房里傳來,緊接著無數的護士,保安蜂擁而至。這么快就被發現了啊,真的不能小看大西洋船王的兵力啊。唐曉翼趁保安不注意的時候一口氣跑到大馬路上,飛快的攔了一輛出租車。出租車司機莫名其妙的看著這個在半夜里攔車的少年,還是一位穿著唐裝的少年。“快,帶我去洛納鎮!”唐曉翼用音不顫、氣不喘的聲音說。“哦!”司機愣了幾秒馬上帶著唐曉翼離開了。司機用奇怪的眼神從后視鏡看著那位在三更半夜打車的奇怪少年。這里離洛納鎮可是離了將近四百多公里吶。司機還是沒有辦法按捺住心中的疑惑問:“小伙子,你這么晚去洛納鎮干什么?”“哦,我去找我朋友。”唐曉翼冷靜的說。“可是洛納鎮在前些日子就被一個不明組織給收購了。”司機擔心的回答。

---------------------------------------------------

“曉翼又逃出來了。”亞瑟看著地上的繩子苦笑了。接到醫院的通知,亞瑟和洛基馬上來到了醫院。“亞瑟,你看!”洛基用手【?】指著插滿薰衣草的花瓶。亞瑟小心翼翼的拿出薰衣草,那疊資料果然不見了啊。亞瑟看著吹來習習涼風的窗口嘆氣。

--------------------------------------------------------------------------------------------------------------------------------------------------------------阿拉,現在不能保證5天后的更文。學校這周和下周都有測,可能20號的更文會推延幾天。

親愛的網友,祝您閱讀快樂!


极速3D-首页 快3复式投注-首页 好运11选5-首页 三分快三-首页 5分快三-官网 亚洲彩票-亚洲彩票平台-亚洲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