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頁
exo娛樂圈小說
目錄
位置: > exo娛樂圈小說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下午睡了的結果,就是某人大半夜了還清醒得不行。珞穎在床上躺了好半天了還是一點睡意也沒有,干脆就爬了起來。準備下樓去倒杯水上來,坐在飄窗上看星星。

    珞穎下到一樓,剛轉進餐廳無意中卻瞟見客廳的沙發上似乎有個人影,嚇得她立馬就不敢動彈了。客廳里沒有開燈,只透過窗外射進來的月光看到似乎有個朦朧的影子。而那人似是也發現了她,黑影動了動,在這樣的深夜里,著實有那么點滲人,何況某人本就的膽小。

    沙發上的世勛聽見動靜回過頭就看見了珞穎,只是還未待他說話,就見那丫頭往后一縮明顯是被嚇到了的樣子。想到她一到晚上就膽小,世勛連忙開口到:“別怕,是我。”

    這突然傳來的聲音讓珞穎先是一個激靈,之后才反應過來。立馬快步走過去打開客廳的小燈向沙發上看去。“世勛?你怎么大半夜不睡覺得這兒坐著?燈也不開,嚇死我了。不知道我膽小啊!”

    世勛對著那個大大的松了口的氣的丫頭笑笑,“在宿舍里還能有誰?你這明顯就是自己嚇自己。我睡不著下來待會,你怎么下來了?”

    “之前睡夠了,跟你一樣睡不著唄。來倒點水喝。”珞穎無視他的前面那兩句話,邊答著邊走到他身邊想要坐下,然后就瞥見了他面前杯子里的咖啡,立馬就是一眼瞪了過去。“你睡不著還喝咖啡,欠揍啊!等著。”說完,拿起他的杯子就朝廚房走。

    等她再次回來的時候,手里已經換上了一個非常卡哇伊的馬克杯。“喏,喝點熱麥片,一會兒好睡。”

    “嗯。”世勛看著她手中的杯子,嘴角輕輕翹了翹,這還是她送給他的。伸手接過來,輕聲應了一句。

    見他接過去以后就捧著杯子不說話,珞穎出聲問到:“有心事?”

    “沒有。”

    珞穎忍不住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毫不留情的戳穿他:“假話。你這臉上都寫著呢。說說吧,怎么了?是因為這幾天的事情?”

    世勛偏過頭看她一眼,最后無奈的一笑。“算是吧。”真是什么都逃不過她的眼睛。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算是啊。是那些留言讓你不開心了?”

    “那倒沒有,像哥哥們今天說的,都習慣了。只是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之前覺得,她是一個挺好的姐姐的,可誰知道…”

    見他似乎有些失落,珞穎拍了拍他的肩膀。“沒什么好想不通的。演藝圈就是這樣,名利至上。能獲得真正的友情,真的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一定要,上訴么?或許,她也是身不由己。”

    “你該不會是要為她求情吧?我可不答應啊。”珞穎無奈。這幫人就是心太善了,才會被人欺負上門。“是,我不否認她可能只是服從公司的安排,甚至可能是被迫的。但身為緋聞是件的主角之一,她不可能避得開。除非她能拿出公司迫她的證據。誒話說世勛,我沒以前怎么發現你居然這么大度,人害了你你還幫她說話。”

    “沒有。只是覺得在這個圈子里,大家都不容易。”

    “你還說呢!要是你早點把事情交代清楚,事情不也就到不了這地步了么。”想到這個她就氣,可看身邊這人又低下了頭,珞穎連忙補充了句:“好了好了,我也不是要怪你,就有點氣你不知道惜自己。”

    世勛搖了搖頭,沉默了一會兒,突然輕聲說到:“珞穎,你知道我為什么那種情況下都不愿意說出來么?”

    沒有等珞穎的回答,世勛繼續說著,像是在自言自語。“除了你說的,是不想你們擔心以外,我還有著自己的自私。因為我不想因為這點小傷,而錯過站在舞臺上的機會。我唱歌不好,rap也比不過燦烈哥,很多粉絲們都說總是聽不見我的聲音。所以我只能拼命的跳舞,抓住每一分一秒站在舞臺上的機會,來讓她們看到我。”

    “世勛…”

    “可是我知道,如果被你們發現我不小心受傷的事,一定會讓我去休息。像你和韜,即使不能跳舞,也能在唱的時候出現在舞臺上,但是我不可以。跳舞,已經是我唯一能做的了。所以,我才會這么任。你明白么?”

    見世勛低著頭,用那帶著些哀傷、帶著些無奈的聲音平淡的說出這些話,珞穎只覺得胸口處鈍鈍的疼痛。她怎么不會不明白?也只有在這種時候,才能看見他偶爾流露出的脆弱啊。

    伸出手,輕輕的抱住身邊這個一直都堅強笑著的人,珞穎柔聲到:“我明白的。所以今天我雖然罵你,卻沒有說出讓你必須留在家里休息的話。你知道么?其實在得知你是因為受傷而隱瞞一切的那一瞬間,我真的很想打電話過來責問你。只是后來我卻想,如果只是不想讓我們擔心,你不會做到這個地步。不過,我卻沒有想得這么深。”

    這突然的擁抱讓世勛一震,在感受到她傳遞而來的深深的憐惜與心疼后,他忍不住就將頭靠上了那有些纖細肩膀。

    “世勛,其實你的感受,我們都懂、也都了解。但是你不該說出跳舞是你唯一能做的這樣的話。你的努力和進步所有人都看得到,你應該對自己有信心,這些只是暫時的而已。厲旭哥曾經的舞蹈很差,可后來他卻在演唱會的solo舞臺上表演了獨舞。銀赫哥剛開始唱歌也不行,也是只負責舞蹈和rap,好像和你現在差不多。可你看不久前他不都和東海哥出專輯了么?”

    輕輕撫上他的背脊,就像他們每次安慰她那樣,她也想要以此來給他力量。“也許不久之后,我們exo也組小分隊,里面就有你呢?也可能下一首歌或者下一張專輯里,你就能有自己的solo了呢?我們都在等,也都相信會有這么一天,所以你也應該相信不是么?”

    感受到她小小的手掌上傳來的安撫與鼓勵,世勛輕輕的笑了。其實他并沒有怨過誰,他很清楚比起其他人來他的不足。他只是覺得對不起那些等待他、信任他的粉絲們;他只是有時候,也會免不了有一些失落。但是就像她說的,只要再給他多一些時間,總有一天,他也能做到的不是么?

    “嗯,我信。一定會有那么一天的。”

    “就是嘛!這才是我認識的吳世勛。”松開雙臂,看上他重新露出笑容的臉,珞穎也笑了。然后眼珠一轉,突然湊到他面前悄悄的說:“要不這樣,在這次的后續專輯里,咱兩單獨唱一首歌怎么樣?我負責唱,你負責rap。就咱兩,把他們都拍開。好像我才出了solo專輯不太合適。那要不你和鹿哥也行,或者你和燦烈,專門來首只有rap的歌。嗯?”

    世勛有些好笑,大半夜的就他們兩個,還用得著說悄悄話么。抬手面前小腦袋,打趣到:“怎么?你又要濫用職權了?”

    “那必須。有權利不用我傻啊!不為這個我吃飽了撐的跑去做理事干嘛。你都不知道,現在開會我都要去誒,坐在那聽得我直想睡覺的說,痛苦死了。”想起這個她就想要吐槽,可惡的秀滿大叔。

    見她一臉的不滿,世勛好笑的搖頭。拍拍她的手,“謝謝。不過不用。我會等的,等到我用實力換到一切的時候。”

    “什么話,你現在就很有實力好么!就這么定了,我到時候去選選歌。”

    “你啊!別想一出是一出,小心被哥他們知道說你偏心。”

    “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安啦安啦。”珞穎白他一眼,無所謂的擺擺手。

    “不過世勛啊,雖然我能理解你這樣做的原因,但我依舊不贊同你的做法。這次是有李醫生的保證,說傷勢不算重,所以我不阻止你。可假若是傷勢嚴重的情況呢?就像你之前說的那些,為了能讓粉絲們更多的看到你,你就更應該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才行啊。只有你自己達到最完美的狀態,你才能展現出最好的舞臺是不是?”

    “嗯,我知道了。”

    “知道知道,可別光嘴上說!你到這種時候,真的是最不讓人放心的一個。記住哦,你是領舞,身體金貴著呢,是絕對不可以亂來的。上次演唱會白賢不說了么,你那部分我們就是想跳也跳不來。你啊,別現在受些小傷不注意,像這次一樣這么瞎折騰,等到時候弄得跟我一樣,再后悔可就晚了。”

    “跟你一樣?你怎么了?”世勛聽著一愣,瞬間抓住了關鍵字眼,急忙問到。

    “呃…”她剛,說啥了?“哎呀,沒啥啦。我的意思就是要告訴你,不能覺得自己年輕一些小傷小痛就可以不當回事的。”

    “珞穎!”世勛轉過來盯住她,“你這次是回去治傷的,情況,怎么樣?”

    珞穎被他盯得渾身不自在,最后還是舉手投降了,反正他們也會知道的。“好啦,告訴你嘛。其實也沒什么。就是那爺爺告訴我,最多也就只能恢復到以前那樣了。所以以后要注意,不能再太過分的跳舞啊什么的。”

    “還是,到這程度了么?”

    “吶,第一,我不是不能跳了。第二,就算我以后真不能跳舞了,你會嫌棄我不?”

    “又說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會嫌棄你。”看著這個歪著腦袋眨巴著眼睛跟他開玩笑的女孩兒,世勛只覺得滿心無奈。她對自己的事永遠都是這般不在乎,對他們卻是任何小事都不放過。

    “那不就得了。”

    “可是…”

    “停!有些話你說了太多遍了,咱別再說了成不。而且你自己不也說了嘛,我還能唱啊,沒什么大不了的啦。所以你就更要好好跳,連著我的那份一起不是。”

    看著她嬌笑的小臉,世勛點了點頭。“嗯。”他答應過她的,不會再去做無謂的自責內疚。

    “哈…”見他應了,珞穎滿意了,忍不住打了個小小的哈欠。

    “困了么?”

    “嗯,有點了。這休息了一個月,一直都睡得早,生物鐘還沒調過來呢。”

    “那就去睡吧,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

    “好。”珞穎點著腦袋站起身,順便拽起他。“你也跟我一起上去,回去睡覺去。都幾點了。”

    “好。”

    世勛陪她走到房門前,剛想道晚安,又聽她囑咐到:“回去好好睡啊,不準多想了。”

    “我知道了,去睡吧,晚安。”

    “晚安。”

    珞穎說完剛想轉身,卻被人給抱住了。只聽那人在她耳邊,用很輕很輕的聲音,說了聲:“謝謝。”

    “說什么呢。小心我揍你哦。”

    “那還是等你再張高點再說吧。”聽著她佯怒的聲音,世勛笑了笑,再次懷中人的小腦袋,“好了,快去睡。我回去了。”說完,便板過她的身子,將她推進了門。

    待房門關上后,世勛的目光突然變得無比的柔和,雙眼里是已經滿溢的寵溺。就是這一個女孩兒,永遠都能在他最脆弱、最無助、最需要的時候,安慰他、給他鼓勵、逗他開心。他知道他的好不只是對他一個人,但那又如何呢?只要他知道,在她的心中永遠都有他的位置就夠了。

    只要能讓她開心,他愿意去做任何的事情。他不會允許任何人讓她的臉上失去笑容,即使那個人是他自己,也不可以。
親愛的網友,祝您閱讀快樂!


天天pk10-首页 好运pk10-首页 5分11选5-首页 永旺直播-永旺直播投注-永旺直播注册 快乐十分-首页 四方棋牌-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