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頁
exo娛樂圈小說
目錄
位置: > exo娛樂圈小說 >

第一百零二章

    一群人鬧了會,看看時間,也到該吃晚飯的時候了。于是洛影問到:“你們晚飯怎么辦?出去吃么?還是回家做?”

    鹿晗笑著摸他的頭:“在這兒陪你吃,怎么樣?”

    洛影一愣:“在這陪我吃?”

    “對啊。你還別說,這家私人醫院的餐廳可不比外面那些餐館酒樓差多少啊。”白賢也笑到。

    俊綿跟著贊同,“而且由于是醫院,菜單都是針對病人的,又很營養,我們吃了也很好的說。”

    “所以,你們是早就商量好了咯?”

    “bingo!我們來的路上就想好了。那次你父母請客吃了一次后,我就怪想的。可一直沒有機會。難得今天時間多,當然要好好的吃個夠了。”

    洛影對著一臉興奮的某桃子翻個白眼:“醫院的飯菜也能讓你這么興奮,我鄙視你啊。”

    燦烈好笑:“你是天天吃,當然覺得沒什么了。”

    “那是。還不如我們嘟嘟哥做的好吃。”某洛邊說著還諂媚的看向他家嘟嘟哥。

    吃過飯,洛影就強行的把這群鬧騰的人趕回去休息了,當然也沒忘了再次提醒某人記得去醫生那里打個轉。除此之外,還勒令要求他們明天必須睡到自然醒,然后吃完飯再過來,絕對不準來早了。甚至威脅說來早了就不準他們進來,鬧得一群人又是好笑又是無奈。

    眾人離開后不久,醫生便來給洛影進行例行的檢查了。這里摸摸,那里聽聽,一堆的程序下來,就聽李炫洙笑到:“恢復得非常不錯,看樣子要不了多久就可以開始進行復健了。”

    洛影撇撇嘴:“動都不讓動,不恢復得好才怪咧。”

    “你的傷,目前還是需要靜養的嘛。再堅持個一個星期就差不多了。”

    洛影無奈的點點頭,隨后不禁想起下午的事,猶豫了下,還是開口到:“李醫生,我有個事兒想問下你。”

    “嗯?什么事?”

    “我這傷,你們是不是還有些事兒沒告訴我啊?”

    李炫洙聽了一愣,看向洛影:“你怎么突然這么問?”

    洛影嘆了口氣,“還不是今天下午。一說到這事兒,他們的反應都有些奇怪。特別是世勛,那感覺就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瞬間就炸了。而且后來我仔細的想了想,似乎不只今天。有好幾次我無意中開玩笑提起,他們就都變得怪怪的,總是不愿多談,似乎生怕我問出什么一樣。”

    “你的傷畢竟不算輕,他們會擔心會緊張也是正常的。不想多談也只是因為這會讓他們想起那件事,有些內疚吧。不用想太多。”

    “不對。”洛影搖搖頭。“這跟單純的關心或者不一樣,總讓我覺得像是在隱藏些什么。”抬起頭盯住對面人的眼睛,洛影認真的問到:“李醫生你老實告訴我,你們是不是真瞞了我些什么?”

    見他不敢看自己的眼睛,有些猶豫不決的樣子,洛影越發肯定了自己心里的猜想。“難不成真被我開玩笑說中了?我是殘了或者廢了?”

    “當然不是!”

    “那不會是半身不遂吧?李醫生你別嚇我啊。”洛影瞬間瞪圓了眼睛,那樣的話也呸慘了點。

    “你瞎說些什么呢!”李炫洙一眼瞪過去,他算是理解到那群孩子的無奈了。洛影這丫頭還真是什么都敢說啊。

    “看來是真有事兒瞞我了。李醫生~你就告訴我吧。放心,我心理承受能力可是非常強大的。”洛影眨巴著眼睛,撒著嬌求到。

    李炫洙有些為難。可是看著洛影這一副得不到答案就誓不罷休的模樣,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算了,就告訴你吧。省得你自己得這兒瞎猜!還盡往夸張的方向想。”

    洛影一個勁的點頭,就是就是,省得他瞎想。

    “不過,你做先做好心理準備啊。”

    洛影揮了揮手沒事兒的左手,滿臉的不在意。“放心吧,只要不是剛我說的那三樣,我就都能接受。”

    李炫洙無奈的笑了笑,說到:“其實跟你猜的,倒是能扯上點關系,也難怪你每次說他們都那么緊張了。別的地方倒是沒什么,主要是你肩膀上的傷。”

    “還真是這里有問題啊?我說呢。肩膀上打了石膏也就算了,怎么連整個右臂也一點力氣都沒有,軟綿綿的。是不是,不只是單純的骨折?”

    “撕骨折本就是骨折里比較特殊的一種,而且由于被照明燈砸住時受力過大,以至于傷及了周圍的韌帶與神經。韌帶和神經正處在恢復期,你當然會覺得右臂無力。這類的傷一直都是最難以痊愈的,就算是康復之后,也會留下后遺癥。所以,今后你的右肩連著你的右臂,或許都很難再承受劇烈的運動了,包括跳舞。現在,你明白了么?”

    洛影點點頭:“也就是說,我以后不能跳舞了?”

    “那倒不是,正常跳個一兩曲啊還是沒事,只是會影響到你跳舞。你想想,不能劇烈運動,你的動作幅度就會受到限制;也意味著今后你練習也好、跳舞的時間也好,都必須很好的控制。如果是一般人,這或許并沒有什么,可偏偏你是一個偶像啊。”

    “所以,你們就是擔心我知道以后,會承受不了,甚至崩潰,然后就瞞著我了?”洛影有些好笑的問到。

    “先瞞著你的提議,是他們提出來的。他們擔心你會無法接受,而且你又不能受刺激,所以才想等你先安心把傷養好,以后再告訴你。”

    既是感動又是無奈。“這幫家伙真是…他們也太小看我了吧。弄得我還以為是多嚴重的事呢,剛還真有些緊張的說。沒想到就這個。”

    見洛影那豪不似作假的平淡表情,李炫洙驚訝的問:“你不難過?不在意?”

    搖搖頭:“不騙你,我還真不難過。就像你說的,我又不是不能跳舞了,只不過是需要注意而已。正常的生活更是完全沒有問題,那我有什么好難過的?再說了,我從來不相信有什么絕對的事情。事在人為嘛,指不準哪天就好了呢。”連死后重生這種奇葩事情都能發生,這世上究竟還有什么不可能的。

    李炫洙認真的看了看面前的洛影,隨后只能感慨到:“你果真是與眾不同。我見過不少因意外事故造成永久傷害的病人,在得知消息后無一不是沮喪、難過,甚至就此頹廢的。誰知道你居然這么平淡,就像我兩現在談的壓根兒就是別人的事情一樣。你真的只有18歲么?”

    “哪有!李醫生你可高看我了。如果你是告訴我說,我以后估計就得這么一輩子躺床上的話,我別說崩潰,估計直接就投奔耶穌的懷抱了。可這不還沒到那種程度么。”

    “看樣子,我們倒是白擔心了。不過你雖然不在意,卻不代表他們也不在意啊。那幫孩子這么小心翼翼,都是因為怕刺激了你而已。特別是被你救下來的那兩個!燦烈可能年紀大些,本身又是個積極樂觀的子,還好一些。但是世勛,這段時間真覺得他就像突然間長大了一樣。看得人有些心疼啊。”

    洛影低下頭,輕聲嘆息。“我知道。這些日子,不管多晚,世勛他都一定會來醫院。要么幫我忙這忙那,要么就在一旁安靜的坐著不說話,一點都不像以前的他。他的內疚和自責,我怎么會看不到。”

    “他應該是覺得是他自己把你害成這樣的吧。那天當我說出你的傷勢的時候,世勛激動得差點沒把醫院會議室的桌子給掀了。他給自己套上的枷鎖太過沉重,這樣下去可不行啊,別給憋出什么病來了。”

    洛影無奈一笑:“這不已經病了么。放心吧,我會找他說說的。”遂又問到:“對了,世勛的感冒沒什么事兒吧?”

    李炫洙給了洛影一個安心的眼神,“放心吧,只是稍微有些著涼。給他開了藥,沒什么大事。”

    見洛影點點頭,李炫洙走過去把床搖平,又給他拉了拉被子,說到:“好了,你早些休息吧。”說完,便走出了病房。
親愛的網友,祝您閱讀快樂!


234彩票官网-234彩票官网投注-234彩票官网注册 老时时彩360-首页 彩99-彩99平台-彩99官网 3分快三-首页 5分时时彩-首页 现金购彩-首页